沈老師剛剛走出 教室,就聽見後面一 片起鬨、笑鬧聲,
她不必回頭也知道,領頭的準又是那個男孩 ─曉豐。

這是一個謎一 樣的男孩,時而安 靜,一言不發的像 蘊藏了海一樣深的心 事;時而暴躁,
會在 老師講課時發出不滿 的聲音,甚至站起來 和老師頂嘴吵架。

那 一天,因為沒完成作業,曉豐又被留下來,
他氣呼呼的從座位上站起、又 坐下,沈老師不抬頭,
也能聽到從他嘴裡湧出的串串 罵人聲。

曉豐是小四下學期進入小太陽課後陪讀班的,比 起當時哭訴家世的母親,
他有著與年齡太不相符的成 熟、深沉,臉上掛著與己無關的冷漠、麻木,

似乎懷 揣著許多沉重的秘密,顯得心事重重
家庭是曉豐冰封的內心世界,他從不談論他的 家庭、家人,
直到一次分組分享自己的故事時,他的 「死黨」們才知道:
他也和他們一樣是個單親家庭的 小孩。

曉豐的父親在他小三時,經商失敗,從此人間 蒸發,媽媽只好帶著他寄居到外公家,
和外公外婆還 有阿姨的孩子,擠住在同一個屋簷下。

外公微薄的退 休金和母親在餐廳打零工的低微收入支撐著全家的生活,
望孫成材的外公對曉豐管教極嚴,經濟的困頓讓 這一家必須刻苦、節省,
曉豐在很小時,就學會自己 洗衣服,並且盡量不使用肥皂。

也許只有在他用刻薄的言語嘲弄同學、老師或發 脾氣、罵人時,
才能稍稍紓解這個孩子心中的委屈和 破碎……

當初曉豐是被媽媽逼著來小太陽課輔班的,剛來 時他很不習慣,
教會的老師不光是教他們學業、美勞 和才藝,更教品德、讀經和禱告,
曉豐像一匹不肯馴 服的小野馬忽然被限制了言行、規劃了方向。

但是漸漸的,教會愛的氛圍和聖經的話語讓他的心安靜下來,
他不再愛發脾氣、不再說髒話;課業未完,
那怕只留下他一個人,他也能沉靜的做完功課。

他在課輔班交到好朋友,不再避談 自己的家庭,
他從自卑中走出來, 心變得越來越寬廣。

從小五的下學期,到國小畢業,曉豐每次月考都是班上前三 名,
畢業典禮那天,曉豐上台領獎,儘管家人未到,但課輔班的老 師來了,曉豐很開心。

他再也不是 那個在老師背後帶著學生起鬨、作鬼臉的曉豐了,
而 是老師的小幫手、低年級弟弟妹妹們的小老師。
他充 滿信心的對我們說:「外公讓我考軍校,但我要上台 大!」

自從媽媽失業和外婆得了肺腺癌,曉豐變得更懂 事了:
「我要讓全家人過好日子,媽媽每天都在忙, 甚至吃不飽一餐飯,我要讓媽媽吃飽一點,吃好一 點。」
「讓外公不要為許多事煩惱憂慮,讓他能安安 穩穩的睡個好覺。」

能成全像曉豐這樣的孩子一個單純微小的願望,
正是小太陽事工的意義,也是你我堅持下去的動力和 緣由,
「小太陽」要走的路還很遠,相信大家要做的 還有很多……

響應愛心,一起陪浮萍兒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