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人眼中的大姐大:唐寧|夢想專案

14 歲的唐寧,像大多數排灣族女孩一樣,黝黑俊美,大大的眼睛黑又明亮,笑起來帶著一抹感染人的自信光彩!

「小時因和外婆長大,別人說我是沒爸的孩 子,受了許多欺負。
為了不讓人再欺負我,我就變 成小霸王!」她咧嘴而笑!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態!

當過大姐頭的唐寧,進入尚武東光課輔班後,也曾經不是乖女孩,甚至在叛逆期,
她離開課輔班,和許多街頭的青少年混在一起!

但有一雙眼睛卻一直不放棄地關注她─郭靜雯老師,發現唐寧會和街頭的孩子們尬舞, 她把唐寧找回來,更在課輔班開設音樂營,邀請專業老師教授,讓像唐寧一樣有藝術天賦的原住民孩子,可以在音樂舞蹈中,找到自我實現的舞台!


課輔班、音樂營和晚餐留住了孩子們,但真正讓孩子們改變的,則是譚昌國老師和譚師母對每個孩子的真情時刻唐寧永難忘記,一次她想起坐牢的父親而難過哭泣,她渴望父親的愛,遠勝過父親坐牢所帶給她的恥辱與壓力,父親的刑期還有很長,這讓唐寧揪心,自己就要長大了,但父親,還是不能回家! 那一天,譚師母輕輕地摟著哭泣的唐寧,良久地為她禱告,就在禱告後不久,家中竟接到父親減刑的消息!這讓唐寧,不只對老師的禱告與陪伴充滿感激,更留下領受上帝恩典大能的真實記憶!

唐寧說:我再不會離開課輔班了!因為這裡有愛!愛如此真實!

曾經,回想自己從小到大的點點滴滴,唐寧在一次營會「給自己寫信」 活動中,寫好的信,卻無論如何無法朗讀,她不敢看自己殘缺的童年,在一位從台北來此地營會的姊姊的擁抱中,唐寧痛哭著把信讀完,幾次泣不成 聲!她說從那一天開始,她不再迴避生命中的痛與傷,汩汩湧流的淚水,洗 淨傷痕,弭平怨恨!從那一天,曾經是學校、街頭霸氣鬥狠的唐寧,變得陽 光平和,她仍是大姊頭,是課輔班中帶領弟妹敬拜、讀書、並活出生命改變的少年領袖!

唐寧說,因為父親,我要去做警察,離招收標準,我還差兩公分,我要拼命長高!

2018-11-08T16:13:48+00:0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