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短暫,做重要的事」是臺東大學師範學院院長曾世杰老師的座右銘。

他和妻子在台東大學任教近二十年,不但培育無數英才, 更跨出校園,
以愛心和專業長期服事東部的 弱勢學生。

曾老師認為,補救教學是幫助低成就貧困兒童翻身的關鍵,值得教會和慈善 組織朝此方向努力。

問:課輔就是補救教學嗎?
答:一般課輔是幫助學生寫完作業,或複習學校教過的內容。
補救教學是回到學生現在 不會的地方,以此為起點把孩子往上帶。
補救教學的難度比較高,需要專業診斷、教 材、教法、目標、進度和評量。

問:誰需要補救教學?
答:弱勢低成就孩子特別需要補救教學,因 為長期累積下來,他們的能力已經落後太 多。
近幾年研究顯示,小一上成績最後 10% 的學生,到小六下時,有 89% 的機會,仍 然是最後的 10%。
這就是馬太效應:「凡有的還要加給他,叫他有餘,凡沒有的,連他 所有的也要奪去。」(太 13: 12)
但學習困 難和學習低成就是可以預防的;而且學習發 生困難後,是可以補救的。

問:幫助小孩子把功課做完,原來課堂上不 會的,應該就會了吧?
答:一般人很少有機會親眼看到小孩能力的 落差有多大,尤其是在偏遠地區。
我做英語 補救教學時,發現有個高一男生不但不認識 英文 now 這個字,連中文「現在」也不會寫。
我也曾經教國中生「密度」概念時,發現他 們不知道「濃縮」是什麼意思。
學生這麼弱,學校就不應該趕進度拼命教他根本不懂的東 西。

學習是新經驗和舊經驗連結的過程,
比方說,房間裡的小鉤子越密集,東西丟進房間裡被鉤住的機會就越高,
如果小鉤子只有 兩三個,丟什麼都很難鉤住。
所以,要先為 弱勢低成就的孩子建立起基礎讀寫能力,他的小鉤子才會越來越多。

問:教育是國家大計,政府在補救教學這方 面做了什麼?
答:政府推動的攜手計畫、課後照顧服務、 教育優先區等,都是想解決這個問題。
但一 開始,教育部和學校其實並不清楚補救教學 該怎麼做,
所以時間都花在協助學生寫完作 業,或國中全班留校繼續上課、小考。
結果 不會的還是不會,很多學生根本不知道自己 哪裡不懂。
現在,十二年國教政策已把正確的觀念 放進去,但那是未來式。
我認為,要先改革 教材,把補救教學的專業能力加入師資養成 訓練中,
並且在預算、人力配置、目標及管 理上都要具體而明確。

問:慈善團體在補救教學方面,可以如何協助弱勢低成就的學生迎頭趕上?
答:首先,要重視並向父母及社區宣揚基礎學力的重要。棒球、歌舞等特色才藝雖然很好,
但不應為此犧牲基礎學力。因為學生如 果教育不足,將來就是酒精及藥物濫用、憂 鬱症、自殺、犯罪、平均壽命較短的高危險 群。
其次,暑假是投入的好時機。我正在 發展暑假專用教材,
慈善團體可以招募志 工接受短期訓練,和需要協助的教會取得共識,
訂定具體目標和評估方法,減少外 務、專注進行補救教學。
這會讓孩子在開學時,擁有較佳的立足點。
很多事情除了愛心,還要看用什麼方 式執行,在小細節上扣得好,效益就會顯現出來。
我認為語文——中文和英文—— 是弱勢低成就學生最需要的關鍵能力,也是投資報酬率最高的領域。

問:您平時忙於研究、教學、校務、家庭, 怎麼還有心力長期服事弱勢學生?
答:我剛回國時,在台南大學教了一年。後 來台灣師大也請我去,但我決定到台東。
因為在這裡看到很多孩子處境悲慘,不可能無動於衷。
按照他們受教育的景況,兩輩子也 無法翻身。
耶穌在馬太福音說:「我餓了, 你們給我吃,渴了,你們給我喝⋯⋯做在最 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
台北專家很多,不缺我一個,我留在台東,也許能做 一些事。

我們能用的時間其實很短,如果人生沒 有重點,沒有每天一點一點往那個方向做, 就很沒意思了。
我想 make a difference(帶來改變),我們活在世上不都想要 make a difference ?
總要有人先開始。
更棒的是, 很多人志同道合,together we can make a difference,這真的可以帶來改變!

響應愛心,一起陪浮萍兒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