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高氣爽的早上,台東武陵部落的日托 中心傳出陣陣笑聲,慧君正和一群老人家 手牽手踏著傳統舞步。
歌聲剛停住,一位 老太太就著拿出手作髮夾、吊飾等小禮物, 走到慧君面前靦腆地說:
「我代表大家送給妳,這些都是我們老人家自己親手做的, 感謝妳常常陪我們,跟我們在一起。」

武陵是布農族部落,慧君在當地居民 中很引人注目,因為她是道地的台北人,
而且她從 2010 年開始,每個月固定去武陵 兩個週末,和武陵長老教會一起關心部落 裡的老老少少。

慧君是幹練俐落的女子,她曾經是台 北 SOGO 的超級櫃姊,週年慶業績蟬聯十 幾年冠軍 。
過去,她是貴婦間的紅人、百 貨公司的大姊大,存款簿上的數字就是她自信和安全感的來源。

但是現在,她全心投入台東原住民事工,同伴形容她看到部 落孩子,
「就像一般人看到 LV 包包一樣如 獲至寶」。

慧君記得自己剛到武陵時,長老和居民對她這個外人充滿了疑慮。
她不急著為自己說明什麼,而是先和牧師夫婦不斷地 一起禱告。
後來,不但三人很快就達成默契、分工合作,她也逐漸獲得部落的接納。

在村裡探訪時,慧君常常擁抱婦女、 老人和小孩,攬著他們熱切地禱告。
「我們布農族通常都是害羞內向,但是慧君很主動,沒有都市人的身段,
她很願意聆聽別人說話,親和力非常強。」武陵教會的 余師母表示。

這樣熱情的特質讓許多不願或不敢接 近教會的人,開始認真尋求神。
酗酒三十多年的阿文,就是個例子。

阿文從小叛逆, 喝到家徒四壁、肝硬化還無法自拔。
兩年來,慧君和教會關心他,陪他讀經晨禱。
現在,阿文不再酗酒,他常常抱著吉他, 跟牧者和慧君四處探訪。
村子裡好幾個他原來的酒友,就是看到他的改變,現在也 開始去教會聚會。

「只有自己窮過,才能體會窮人的感受,」慧君回憶自己驚濤駭浪的成長過程,
「從 10 歲開始,我天天在家裡的美 容院幫客人洗頭,雙手都洗爛了。
高一時, 為了分擔家計、照顧弟妹,我不得不輟學 賺錢。」
當時,她和家人被親戚列為拒絕 往來戶,四處漂泊,連墓仔埔旁邊都住過。

慧君 17 歲步入職場,拼了小命沒日沒 夜地工作。
她二十幾歲買下第一棟房子, 以為從此可以擺脫如影隨形的貧窮。
但沒多久,她發現自己罹患了肝腺癌。

住院時, 她連按呼叫鈴的力量都沒有。
她終於承認, 自己不是萬能,人一定不能勝天。
於是, 慧君在病床上把自己完全奉獻給上帝。

出院後,慧君逐漸清楚神要她服事原 住民,於是她找機會到各地部落探訪。
最後,確定在台東的武陵部落扎根。
「神很奇妙,祂要我先學習以家庭為重,然後才 出去宣教。」

慧君過去一直認為,有才幹 的女人要在社會上被神重用,只有沒能力 的女人才會放不下家庭的牽絆纏磨。
「現在,神幫助我甘心樂意地尊榮丈 夫,並且看重孩子的需要,」

慧君很感恩, 「這不但穩固了我的婚姻,也讓我擁有兩 個最棒的兒子,
現在他們都是我的同工, 不但支持我去武陵服事,也常常慷慨地同 意開放我們家,
接待武陵來台北的弟兄姊 妹。」

慧君在武陵默默做了很多事:她成立 週末愛心廚房,免費供應孩子早餐;
她加 入兒童青少年聚會,帶著大家敬拜讀經;
她挨家挨戶探訪、贈送物資;她把遭嚴重燙傷的幼兒帶到台北做植皮手術;
她為所 有的主日學學生和老師辦麥當勞餐會;
她 帶領國高中生北上參加青少年營會。

「我渴望把我的愛都給這裡的孩子,看到他們, 我就想起自己極度匱乏的童年。
他們如果能順利成長,真的比週年慶業績拿第一名還讓我開心。」

2012 年夏天,慧君協助教會加入了東光計畫,
武陵部落裡有需要的小朋友開始 享受課輔、晚餐、學費、買鞋、月票和急 難救助。

她表示,眾人的愛和力量一定會 帶來改變。
「我窮過也病過,但神以祂的 愛救了我、溫暖了我,
我期盼這裡的孩子 加倍擁有這樣的恩典,
勇敢站起來,成為武陵的希望!」

響應愛心,一起陪浮萍兒長大!